小村里的“赤色基因”

这里是敌人的力量薄弱区,党的陷阱在这里生根发芽,这个小小的村庄也成为指挥湖西地区抗战的枢纽。这里是敌人的力量薄弱区,党的陷阱在这里生根发芽,这个小小的村庄也成为指挥湖西地区抗战的枢纽。在艰苦卓绝的抗战岁月里,它见证了中国人民不挠的斗志。

  在湖西地委旧址,分开墙角一个看似普通的柜子,里面却隐匿着地道的入口。“原本我们村的地道很发达,家家都有入口,内部错综复杂,修有藏兵洞,具备防水防毒功能。对于日军来说,是进不来也出不去。”马利军告诉记者,鲍楼的地道网联通周边村庄,甚至挖到了日军的炮楼下面。依托地道网络,抗日武装四处出击,日军多次扫荡却损兵折将。沿着昔日的地道拾级而下,记者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地道内的照明仿效是当年的煤油灯,只是里面早就换成了led灯泡。老灯默默照亮地道,似乎在无声讲述着人民的荣光与血性。最让鲍楼人感到自大的则是刘少奇同志在鲍楼的传奇故事。1942年,刘少奇同志从苏北返回延安,一路上穿越日军占领区,堪称传奇。

  这年8月,驻鲍楼村的湖西地委接到指示,护送刘少奇同志从微山湖西岸到达鲍楼村暂住。湖西地委选派精锐战士构成骑兵排,化妆成商队进行护送,一夜行程穿越日军数道封锁线,于天亮时分到达鲍楼。刘少奇同志在鲍楼停留8天,对湖西地委的工作进行指导,之后继续向延安进发。“村里不少老人都见过刘少奇同志,都说他十分亲切。”马利军说。在村里,还有一处抗战博物馆,是村民马亚军出资建设的。

  在博物馆300余平米的展厅内,珍惜了大量侵华日军所使用的物品,其中不少还能使用。“我们鲍楼据有赤色传统,出了不少烈士。建这个博物馆,就是要让赤色精神一代代地传下去。”马亚军说。老煤油灯仿效照亮着地道在抗战期间立下汗马功劳的地道日军使用的手摇防空警报器马利军讲述刘少奇穿越封锁线的传奇故事湖西地委当年使用的物品地道入口抗战纪念馆一角金乡新闻,新鲜有料。

  可以走尽是天涯,难以品尽是故乡。距离金乡县再远也不是问题。世界很大,期待在此重逢。